曠野的溫柔—黃華真個展

舊約聖經上記載,以色列民族曾經花費四十年走一段實際只需十一天的路程。四十年裡,在一山頭不斷繞行而無法前進,路途的風景盡是曠野。

 

曠野是失焦的迷途、煉淨的過程,亦是與自己及一切源頭的相遇之處。瓶頸中的重複動作,或堆疊、或流動;或渲染、或拖曳。或敲擊或打磨,或是細細密密的切痕,在持續循環熟悉的步驟中,淘洗每個步驟的執行與意義。一段時間過後的現在,想像中觸電般的花火仍未實現,卻獲得被更新的眼光,得以看見沙塵中的微光。

 

「曠野的溫柔」描述的,是一個向上前進的循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