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我、人與機械及其殘餘—張般源個展

本展集結15件裝置與雕塑,探討自我(the self)、人類與機械之間的共存關係,並回應人處於全球化發展的網路場域中,對自身的文化傳統(習俗、身份、民間信仰、儀式)及機械上的遊牧行使權(nomadic accessibility,例如網路空間、資料的存取與通行權、指令的使用權)的拼接與再想像。在此種網絡串連系統之下,張般源透過拼貼東方傳統元素的多件雕塑及互動機械裝置,傳達人與機械、傳統應用於當今社會的政治目的,以及過度消費產生的不平衡狀態,從中提出一個可規範的想像空間。同時,經由正面的角度詮釋「機械與人的共享關係」,人與社會及機械相互纏繞的生成。後人類的時代即將到來,如同後人類代表學者凱瑟琳.海爾斯(Katherine Hayles)所言:「我們一直以來都是後人類」。張般源試圖藉由本展覽,提供一個並置多元文化、機械互動裝置建構而成的想像式文物空間,希望觀眾對於現今困境與共享並存的資訊時代有所反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