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的暗影,與光

1949年夏天,國共和談破裂,同年5月19日,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為「確保台灣之安定,俾能有助於戡亂工作的最後成功」,於是布告自5月20日起全台戒嚴。自此長達38年,憲法中原本保障的人身自由、居住遷徙自由、意見自由、秘密通訊自由及集會結社自由等,成為虛文。

 

然而,在經濟快速發展、人權法治思想普及的推助下,各種社會運動以及對威權體制的反彈聲浪不斷湧現;1980年代中期島內出現要求徹底解嚴的運動,終而讓蔣經國總統宣告自7月15日淩晨起,解除在台灣本島、澎湖與其它附屬島嶼實施的戒嚴令。

 

「解嚴」(1987)是台灣社會發展走向民主開放的轉捩點,今年適逢台灣解嚴三十週年,臺北市立美術館特別策劃「歷史的暗影,與光」展覽,內容為解嚴前後(1986-1990初)的政治/社運攝影。在解嚴前後,社會面臨急遽轉型,隨著言論日益開放,以及如環境保護、勞工權益、政治抗爭、自立救濟等社會議題浮現、陳映真創辦《人間雜誌》(1985)等,攝影鏡頭終於不再迴避,正式被納入社會改革行動的一環。1980年代與黨外雜誌配合的「政治攝影」是以政治事件、群眾造勢等為拍攝主題,並且訴求政治反對立場的批判性攝影。它以激情的影像語彙控訴國家暴力,成就了具體的政治行動與實踐,並且實現了台灣攝影之於政治改革的批判可能。照片,除了見證事件的發生,在政治法律層面也擔任蒐證的角色,是「在場」與「不在場」的證據。掌權者藉由紀實照片執行公權力,而受壓迫者亦憑藉著照片控訴受壓迫及不公正的處境,尋求平反與改變。機械之眼只負責紀錄影像,提問與詮釋來自拍攝者與被拍者的凝視。在「歷史的暗影,與光」展覽中,從政治人權、農工運動與環境保護等議題,展出見證解嚴前後的劉振祥、黃子明與許伯鑫所拍攝新聞攝影,以及「綠色小組」彌足珍貴的紀錄影片。

 

此外,1990年代數位相機普及以前,仍使用底片拍攝政治、社會改革運動的拍攝者,多半任職於中國時報系、聯合報系與自立報系及《人間》雜誌與一些黨外雜誌的攝影記者,例如:葉清芳、劉振祥、潘小俠、黃子明、許伯鑫、關曉榮、周慶輝、蔡明德、許村旭……等人。當時報社記者每日在拍攝新聞事件後,必需進入暗房顯影、定影,選出適當的影像沖放出照片交給報社編輯部,完成發稿。而1990年代媒體解禁後蓬勃發展,對影像的需求量大增,也提供攝影記者發表的空間。於是新聞攝影除如實清晰紀錄事件的畫面外,有些攝影者則更進一步以粗顆粒、高反差、甚至失焦、晃動的影像,傳達現場衝突與激情的真實況味,如葉清芳曾在中國時報發表的議院打架的照片。解嚴前後誕生的政治攝影,除了體現人道關懷與社會正義的價值觀外,社運中的激情及配合活動製作道具、行動劇、並作曲編舞,如「黑名單返鄉」運動中,台獨聯盟郭倍宏從美國返台演講為躲避情治人員逮捕所使用的「黑面具」,不僅擴張了報導攝影在美學上的表現力與感染力,示威抗議的活動本身甚至可視為是以生命進行的行為藝術,進而邁向當代藝術的範疇。

 

 

 

策展人:

余思穎、劉振祥

 

藝術家及團體﹕

劉振祥 黃子明 許伯鑫 綠色小組

 

主辦:駐紐約辦事處臺北文化中心

策畫:臺北市立美術館

執行︰臺灣綠色小組影像紀錄永續協會

 

  • 劉振祥

    1963年生於台灣台北,復興商工美術科畢業。1986 年進入《時報新聞週刊》,1988 年擔任自立報系《台北人》月刊攝影主編,後升為自立早報攝影主任,同年舉辦第二次個展「解嚴前後」。在自立7年間,以鏡頭見證解嚴前後的一次次街頭運動,為台灣的民主轉型留下許多珍貴的歷史影像。1987年起開始參與雲門舞集的攝影工作至今,並為國內大小表演團隊劇照操刀。1993年離開自立,成立工作室,曾負責侯孝賢《戀戀風塵》、楊德昌《恐怖份子》及鍾孟宏所有電影長片劇照拍攝。2010年為第33屆吳三連獎藝術獎攝影類得主。著有《台灣有影》(2000)、《前後—雲門影像敘述攝影專集》(2009)等攝影專書。
  • 黃子明

    1960年生於台灣台南,1982年畢業於國立藝專,1984年退伍後從事美術設計工作,隔年轉任哈佛企管顧問公司「突破管理」雜誌專任攝影,直到1988年報禁開放,進入自立報系,擔任早晚報攝影記者;同年中時晚報成立,入中時報系任攝影記者至今,現為中國時報攝影中心主任。擔任新聞攝影記者近三十載,曾經歷解嚴前後台灣重大政經文化社會運動等事件。
  • 許伯鑫

    1959年生,1988至1995年擔任自立晚報攝影記者,期間為台灣街頭運動留下重要影像紀錄。投入平面新聞攝影多年之後,重返校園鑽研聲音及影像紀錄,2000年取得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研究所碩士,並投入紀錄片拍攝工作,影像聚焦台灣農村文化、民間信仰、社會議題等。現為獨立紀錄片工作者,兼任輔大影像專題製作講師。
  • 綠色小組

    綠色小組(1986-90),一個以拍攝社會運動為主的攝影團體,成立於1986年10月,以簡便的家用型電子攝影機拍攝、紀錄那個年代的社會運動,透過非正式管道發行錄影帶散播社運訊息,用事實真相顛覆當時三家電視台的官方說法,是解嚴前後比較有代表性的「小眾媒體」。 1986到1990是台灣人民為了民主、人權、公平、正義積極展開抗爭的年代,民主運動強烈衝撞黨國戒嚴體制,社會運動蓬勃發展,環保、原住民、學生、老兵、農民、工人的自力救濟活動層出不窮。四年的時間,綠色小組拍了1500支錄影帶,為台灣人民的辛苦付出,留下了3000小時的珍貴影像紀錄。